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現在位置 首頁 > 資訊服務 > 廉政及消費保護宣導 > 機關安全維護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回上一頁

美國史諾登案驚爆國安危機(轉載自清流雙月刊106年3月號)

  • 最後異動時間: 2019-10-03
  • 發布單位: 臺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

世上任何國家想要永續存在及不要遭受被侵略或被顛覆等之危害,均會以保護其涉及擬定與實施政治、軍事、經濟、社會等各政策有關之「國家機密」作為最重要的努力目標,因而會傾全力防阻「第三國」或其他「非國家行為者」透過各種途徑取得,因為一旦喪失了這些機密且「常不易發現」,不僅會危及國家安全,也無法保障必須履行憲法所彰顯之保護人權的國家基本功能;同時,為了強化各項政策之「最佳實踐」以尋求國家之不斷強大與發展,也必然想要掌握第三國或其他非國家行為者之企圖、謀劃與行動才可能預為反制,因此,也會努力地期盼取得這些行為者之「機密」。而此兩個層面之工作,亦是任何國家所必要履行的基本功能,前者就是反情報,在我國傳統稱之為保防;後者就是情報,兩者功能設計不同、主要目標不同、工作重點不同,亦各有不同之法律依據而相輔之。
若僅以美國為例,美國在1947年7月26日生效的《國家安全法》指出,「情報」這一個名詞包括了「國外情報」與「反情報」。並定義了「國外情報」是意味與外國政府、外國組織、外國人、國際恐怖主義活動之能力、企圖或行動有關的資訊;而「反情報」則意味著蒐集資訊與執行行動,以對付來自於或代表外國政府、外國組織、外國人或國際恐怖主義活動之間諜、其他情報活動、破壞活動或是暗殺。解讀此定義,顯示出兩個層面之重要意義,第一、在國外情報的層面,該法並沒有將國內民眾作為情報定義的主要對象,而全部是聚焦於來自外國的實體,包括了國家行為者與非國家行為者、組織或是個人之情報活動,亦包括了恐怖主義活動,且均是針對外國人。雖然由其意義揣測,在執行不友善行為時,並不排除這些外國實體之行動一定不會涉及到本國的人民,但亦隱含了只能透過間接、而不能直接將情報
活動加諸於本國人民之上;第二、在反情報層面,可以理解情報就是取得資訊之活動,但是反情報則在比較上更是聚焦於多樣化之反制行動,層面更廣,行動聚焦的主體更多元,隱含要投入更多資源與能力。亦即是針對外國實體針對本國所有活動之反制作為,且明確了間諜只是反情報之一環而已。亦即反情報不應只是聚焦於抓間諜,還有更多之其他情報活動。
且由於國家行為者與非國家行為者之威脅與時俱進,為了能夠有效地應對,可以發現不論是美、英、德等歐洲國家或是中國大陸、日本等亞洲國家莫不針對威脅演化而重新擬訂或修正反情報法律,並進行相對應體制之修正且給予適當授權,同時亦強化國會的監督以尋求國家的長治久安及保護民權。例如美國1917年之《間諜法》、《反情報加強法》,英國1989年之《安全局法》、《調查權力規定法》,德國1950年之《聯邦憲法保護法》、《軍事反情報法》,日本1952年之《破壞活
動防止法》、《強化反情報機能基本方針》,中國大陸2014年之《反間諜法》等均屬之;且相應這些法律的授權,亦適時強化反情報單位之威脅預防能力,例如美國之聯邦調查局、英國之軍情五處、德國之聯邦憲法保護局與軍事反情報局、日本之公安調查廳與國家公安委員會下之警察系統的反間諜機構、及中國大陸之國家安全部等。這些法律亦均有防範濫權或人權救濟之條文;且因為前述民主國家不斷完善國會監督,而可以更大避免或防止這些機構之侵權行為。
(全文請參閱附件檔案)

  • 市府分類: 宣導活動,政令政策
  • 發布日期: 2017-10-30
  • 點閱次數: 1829

檔案下載(或附件)